课程设计

 

教学手段

 

    主讲教师熟知外招生心理,与港澳台侨学生互动频繁。课堂教学采用普通话,师生互动则辅以粤语,通过粤语交流(港澳生几乎都讲粤语)拉近师生距离,这既便于学生认同中国传统文化,也利于主讲教师把握学生心态和学习进程。

    利用多媒体教学手段辅助教学,请参见“多媒体网络教学”。

    建立课程网站,引导学生自主学习。请参见“教学资源”

    为引导学生进行探索性学习,我们在课堂上采用独特的随机的讨论方法,不是通过点名让学生站起来回答老师的提问,而是将学生所关心的热点问题与课程问题融合起来,随机设问,例如,2003年,美国发动侵略伊拉克战争。当年,我们结合中国兵法谋略家吴子对战争的论述,让学生讨论:美国为什么要打这场战争?从长远来看,美国能否在这场战争中获利?以此让学生了解中国兵法思维的性质和其前瞻性。让学生在一种轻松的、感兴趣的、与他们在境外学习习惯相近的氛围中,进行思考和领会,是本课程师生互动的一个重要手段。
    在布置作业时,我们也尽量采取比较和独立思考的手法,一方面避免他们到网上抄袭,一方面也是启发他们去进行对比思考,例如,我们出的其中一道作业题:“试比较中国传统思维方式与你所在的国家或居住地的思维方式,看有什么区别或联系”。
    考试时,为了培养学生独立思考的能力,我们将课程知识点溶入思考题中,试题结构分布为:30%是知识题,70%是分析题,如某简答题:试评价“中医不是科学”这句话的正误。(有人说,属于“科学”类别的学科或学说,必要符合两个条件,一是经过“实证”,二是有普遍适用的公式体系。)

    依照境外学生的特征,提出课堂教学中的五种定位模式:

    模式一:境外学生只能接收有限的信息。受语言、习惯和兴趣等的影响,境外学生在接收大学课堂发送的信息方面,其效率明显低于内招生(中国大陆学生)。面对每学期在课堂上大量出现的教学内容,他们只会也只能按照个人的经验、喜好、兴趣甚至情绪来进行选择和记忆。针对境外学生的这一特点,教师对课程应进行灵活设计,例如,如果一学期授课在八章以上,学生就不易掌握课程的焦点,不易形成深刻的印象,造成大量教学信息的流失,这也是一种教学资源的浪费。有鉴于此,我们在一学期课程的安排上,努力去突破课程的传统设计,一般一学期只重点讲解四至五部分内容,同时引进学生感兴趣的问题,形成专题形式,这一方面是为了引导学生进行讨论,训练他们的思维能力;另一方面是以专题为重点,将各种知识点串联起来,形成张性很强的知识面。由感兴趣的问题为点,由点而面,这样的教学方法符合记忆的特点,拥有打入学生记忆的先天优势。

    模式二:境外学生喜欢简单,讨厌复杂。他们害怕在黑板或电脑投影屏幕上出现成片理论性很强的文字,他们不仅无法理解,而且会出现心理晕弦。从经验上来说,教师与学生在课堂上沟通的诀窍,就是不要长篇累牍地板书,既然使用多媒体教学,就应该充分利用电脑的优势,制作动感、生动、表现手法多样但字数相对有限的多媒体课件,对某个重点问题还需进行特殊设计和制作,以便产生强烈的感官刺激,引起学生的注意,并突破学生痛恨复杂的心理屏障。

    模式三:境外学生重视情感沟通。课堂上的情感交流,现在正日益成为提高学生注意力的一个重要手段。一般说来,对一门课的兴趣和需要是学生学习动机强弱的主要因素。动机过强,会使学生只注意学习目标,而忽视学习过程中的细节;但动机过弱,注意力就很容易转移,无法收到听课学习的效果。我们可以抓住境外学生在陌生环境中更重视情感沟通的特点,建立教学的情感情境,以期调动学生的学习积极性。课堂中的情感情境主要包括两方面,一是教师在课堂上掌握以情动情的技术,如在表情语言、体态语言和讲授语言上增加情绪色彩,吸引学生的注意力;二是建立教学中的情感体系。

    模式四:境外学生的想法容易失去焦点。境外学生在自己的居住地长期生活,不断接受当地的政治和文化方面的宣传,主体思想业已形成定势。例如,港澳学生长期生活在以中国传统文化为母本文化,又兼容西方文化的环境之中,文化的多元化促进了他们思想的多元性,但却模糊了他们对母本文化的本质的认识,在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取舍上失去定位的焦点。我们的做法,是将中国发展的历史观融入课程中,而不是像其他同类课程那样,仅从断代的角度去讲解各时代的文化成果;课程的主要目的是让学生掌握分析和整合的方法,因此,课程以中国传统思维方式和文化精神为主要脉络,再大量插入或枚举历史事实及文化现象,务求让学生在短短的一个学期里系统地认识中国传统文化的主要精神和实践意义。当学生从教育的主流渠道获得大量属于母本文化的保真信息后,他们对母本文化的认识才会更加清晰。

    模式五:境外学生有遵从规则的习惯。例如,由于受西方文化的熏陶,在香港社会中,存在一个较为普遍的认识:公众规则、社会规则本是一种“外法”,但它可以逐渐向内发展,最终内化成个人的行为准则,成为指导个体行为的“内法”。这种外法与内法之间存在密切关系的观点于无形之中影响了社会公众,表现出社会规则对个体行为的潜移作用,这也是香港学生具备较成熟的法律观念以及习惯遵从社会规则的一个主要原因。这为我们提供了一个思路:帮助学生保持良好素质和良好习惯,就应该为他们提供一种积极的、支持性的、健康的规则环境,其第一步就是要寻找解释规则的共同话语,以此缩短文化距离,并为跨文化教育过程中的规则建立和实施铺垫道路。当教学教育中的规则变得更有条理更加明晰更符合规律,当学生接受了这种规则并将之内化为一种自觉,他们就可以在预期自己的学习效果和学习价值的过程中,确定自己的学习和人生目标,并于内在奖励的积累中增强学习动力。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