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程描述

 

课程历史沿革

     本课程是暨南大学依据中央“24号文件”于1985首创,是港澳台侨学生和留学生必修的公共文化素质理论教育课,充分体现中国侨校教育理念,在国内独树一帜。
     港澳台侨留学生与内地生思政公共课程分流的原因。作为思想政治理论教育课,各大学均为学生开设了政治“两课”,20世纪80年代的“两课”是以“中国共产党党史”和“马克思主义哲学”课为主,辅以“政治经济学”等课程。暨大作为侨校,港澳台侨学生人数众多,80年代中期即已形成一个跨文化群落。考虑到他们的思想观念、文化价值观和社会态度均与中国内地学生不同,为了尊重他们的习惯、文化和价值观等等,让他们得以在内地安心学习,暨大决定依照国务院侨务办公室的指示精神,对内地学生(称“内招生”)和港澳台侨学生(称“外招生”)的政治课程进行分流教学:内招生主要接受思想政治理论教育,而外招生则主要接受文化素质教育,现在则依国际惯例,称为“通识”教育。经过二十年的教学实践,我们感到,分流教学是跨文化教学的一个重要形式,在弘扬暨大“爱国爱校”的传统、调动学生学习积极性和落实素质教育方面,有莫大的好处。尤其是现在,暨大外招生新生人数已超过内招生,分流教学的重要性也日益表现出来。


     课程发展大致经历几个阶段,每个阶段的教学都以弘扬爱国主义作为重点目标,但每阶段的具体定位又各有侧重:

    探索期(20世纪90年代以前):探索学生的学习心理、探索适应学生的教学方案,思考教学大纲的结构和内容,等等。这一时期,适逢中国出现文化讨论热,这为本课结体的构思提供契机。但由于思考还未成熟,这时期的教学比较被动,所讲内容与历史课毫无二致。教学定位: 认识中国,认识自己。

    形成期(20世纪90年代上半期):前期的思考和实践至此已基本成熟,对学生也有了更多的了解。这个时期是国际关系、国际政治最为复杂多变的时期,也是我们的教学对象的思想最为多向化、最不稳定的阶段,更是我们坚定地按照国家侨务、外交方面的有关政策的指导和指引,进行多方面探索和探讨,从而形成有效教学方法和研究成果的时期。这时期的主要成果是编写了本课的教材——《智圆行方的世界—中国传统文化新论》,教学体系也搭建起来。教学定位:侧重于认识中国传统文化的现代化因素。

    成熟期(20世纪90年代下半期至2005年):多次对教学体系进行修改,以致形成现在的独具特色的系统。这段时期由于我国改革开放越益取得丰盛成果,国家的外交、侨务政策更为睿智与高瞻远瞩,中国的国际地位日益提高,这些都为我们带来了丰富的实践案例,使我们在进行中国传统文化及其教学方法的研究中,已经不是单纯地进行简单地对比与比较,而是怎样在当前国际大背景下,宏扬中国优秀传统文化,从而提高该课程实践意义的全方位研究。教学定位:侧重于 探索暨南大学对外招生进行爱国主义教育的方法及实践。

    创新期(2005年至今):10年前,我们提到的中国文化的“和”的精神,时至今日,恰巧与国家提到的构建“和谐社会”的理论相吻合,这更使我们对“和”文化的实践意义有了充分的认识,也更感到对中国文化“和”的精神进行深入研究的必要性。此外,作为暨大专门从事境外学生素质教育的教师,在长期的教学教育经验积累的过程中,我们逐渐体会到,要更好地引导教育学生,就必须在研究中建立方法体系。《中国传统文化概论》课程经过二十年的建设,虽已日臻成熟,但随着港澳台侨学生和留学生人数的急剧增加,现在这部分学生已占暨大在校全日制本科生的45%,这样一来,文化的地域性差异也越来越明显。加强对高校境外学生的素质结构的研究,并建立相应的跨文化教育方法体系,已是一项迫在眉睫的工作。这也是我们认为《中国传统文化概论》必须进行教改的一个重要原因。我们设想,这时期,对《中国传统文化概论》课程进行教改的重点,应放在建立高校教学和教育的跨文化方法体系上面。尽管我们已经积累了“和”的各种方法,可以运用到跨文化方法体系上,但要完善这个体系,尚需假以时日,步步进行,但在近期的教改中,我们可以先做一些初步的工作。 请见下面“教学方法 教学手段”一栏